渭南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呢喃浅唱守望幸福

发布时间:2019-07-14 06:31:50 编辑:笔名

无忧的童年只剩下残缺地回忆。在时间的河流里,我被如沙淘洗。生命放在尘世里,只如一颗浮沙,而我仍不愿放弃寻找,寻找幸福的归宿。

小时候那碧蓝的天空不在,只剩一片朦胧。街灯在黑夜绽放华彩。行人谈笑,独我游走。那些灯红酒绿,以我无关。我在河之彼岸,守望曾经归来,归来无望。安然的度过无数春秋,浑噩自知,已然望了是谁的肩让我依靠,是谁总无时无刻的为我牵挂。

月光的森然,乐律的精魂,一切只是幻影,稍纵即逝。在落寞的夜,只身一人,在寂寞和苍茫里,那些无法忘却的身影慢慢浮现。就如此刻,那棵白杨树下,望穿天涯的人儿一样。在不经意的年生,回首彼岸,纵然发现了光景绵长,又能怎样呢?小时候,你看到的青丝在你眼前花白,年青的脸在你眼前沧桑,矫健的身影开始佝偻。除了默然感到心痛,一无是处。

我总是在想,我的记忆是不是活在长街的那头,而我的年轮死在长街的这头。你是不是一直这样,安静地,凝望那些日沉日落,心中泛起有家不能归的忧伤。当温暖将你拥抱时,不知道珍惜,甚至还会恶意相向呢?我总是躲在梦与季节的深处,听花与黑夜唱尽梦魇,唱尽繁华,唱断所有记忆的来路,可那双鬓斑白的头发总挥之不去。

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淡然悠闲。我站在城中,看时间燃成灰烬,哗哗作响。残阳退没,恍惚中,时光停滞,在天空化做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背影。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江边一蓑烟草,一片缟素,本是潇洒,风起,硬是叫眼眶流下泪来。

眼望天涯,离人心痛。抚摸着身上的外衣,浅唱一首: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泪水慢慢落下,打湿了衣襟。破碎的泪珠,每一颗里都闪现一张面孔,那面孔是慈祥、是威严、是焦虑、是担心、是牵挂、是想念。握住苍老,就如握住母亲的手,粗糙的手心全是温暖。背靠大山,就如靠在父亲的肩头,单薄的肩全是关爱。

以前,不喜别人多愁伤感。以为男人就该定天立地,那些泪眼婆娑,就该留给女人去做。现在,我终于明白,不是不流泪,也不是不哭泣,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

如果说,一寸思念千万缕。那么,从家那边寄来的应该有多少呢?可能比成那滔滔不绝的江水也不为过吧!昨夜西风调碧树,落了红花,残了绿叶。独上危楼,望尽天涯路。阁楼溅出几点火光,拉长了身影与梧桐成排。尽一杯浊酒,化做相思泪。

一曲羌笛,奏了一场凄凉。岁月雕刻着青春,打磨着年少。背对万丈尘寰,写着宇宙的浩瀚。一生仗剑豪情,终逃不过一个情字。落花成泥,落叶归根。不管走了多远,你可能会因贪玩而忘了自己。但是,有人却没有忘记。夜里,当你耳发热的时候,你想到是谁在牵挂着你呢?可曾有一次想到可能是父母呢?我不说,你也不曾想。

夜的孤寂伴着泪水,黯然深伤。深夜里,钢铁般的父亲轻轻为我盖上背子,露出一个慈祥微笑。那时总讨厌他们的催促,现在,想听也成为一中奢望。唯有沉醉甜蜜的回忆里。从岁月那头走来,寻寻觅觅,蓦然回首,答案就在阑珊。原来,幸福就在身边,就在我的手心里。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报而亲不在。我们都还年轻,一切才刚开始,别有遗憾了才后悔。那些爱你的人虽不图什么,但你的回报需要理由吗?

呢喃浅唱,守护我们的幸福,就从此可开始。

仅以此文,献给爱我的父母!!!!

男性炎症性不育
哈尔滨最好的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研究院专治癫痫

上一篇:同窗情6

下一篇:那段往事江山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