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穿越秦朝之我是始皇帝 第一百零一章 权利与野心

发布时间:2019-09-26 02:04:29 编辑:笔名

穿越秦朝之我是始皇帝 第一百零一章 权利与野心

“父皇……”原本失魂落魄的扶苏听到嬴政的声音大喜,看到嬴政的身影缓缓李长青面前出现,他立刻跑过去,雨声泪下拜道:“儿臣叩见父皇,儿臣就知道父皇一定会回来的……呜呜呜呜……”

“奴才拜见陛下,愿陛下纵横轩宇,独霸乾坤。”小豆子也缓过神来,立刻拜服道。

李长青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并没有惶恐,而十分对嬴政施小礼俯首道:“长青拜见陛下,有生之年能够再见陛下,感觉真好。”

“真的感觉很好?而不是怕吗?”嬴政看着这跟随自己百年的重臣,微微一笑道。

“陛下真爱开玩笑,怎么会怕呢?陛下平安归来长青高兴还来不及呢!”李长青也同样报之一笑道。

君臣二人如同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有说有笑的交谈甚欢。

“父皇……他是逆……”扶苏话未说完,便感觉右边的脸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随后耳边响起啪,耳光声。

“没用的废物废物,朕把大秦交给你,被弄乌烟瘴气,乱七八糟,还敢推卸怨朕,滚回自己的东宫反思,等候朕的传召。”嬴政想到这还不打一处来,感情那荒唐的政策,就是这不孝子弄出来的。

扶苏不敢反驳,也不敢碰自己火辣辣痛的面孔,声音有些憋屈道:“儿臣谨遵父皇教诲,儿臣告退。”说完,身影落寞颤抖的离开了秦皇宫。

看着扶苏的背影,嬴政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唉!”

“陛下不必如此,如今陛下后继有人了,臣还没有恭喜陛下呢!”李长青看嬴政叹息,很自然的以为陛下是为后继无人而苦恼,这也是陛下二百多年来的心病。

“噢?长青说的就是那什么小皇子?朕记得自己走的时候可没有留下子嗣?”嬴政脸色一沉,他开始认为李长青说的小皇子只是一个傀儡罢了,可现在听来似乎不是那回事?

“此事千真万确,是陛下和域妃娘娘的皇子,陛下不信可以感知皇子的血脉。臣等早已确认,断然不敢欺瞒圣上。”李长青严肃无比道。

嬴政只是神念一扫,果然发现了一个与自己容貌有三分相似的青年。而且体内流淌的的确是自己的血脉,就连灵魂印记也有自己一丝微弱的气息。

他只有神体七重。骨龄不过三十,拥有六品天赋,资质在嬴政看来一般,远远不如玉儿。

让他有些头痛了,只能心中感慨一句:“都是风流惹的祸啊!”

“小皇子什么时候出世的?为何朕不知道?”嬴政眉头微皱。问道。

“回陛下是秦皇二百三十七年八月二十八子时。至于其它的恐怕陛下要亲自问域妃娘娘了。”李长青张口即来,似乎十分熟悉小皇子。

“叫什么名字?”嬴政想了想道。

“由于陛下不在,域妃娘娘请李丞相代劳,取一个奇字。”李长青如实答到。

“嬴奇?嗯,你们的事,小皇子知情吗?”嬴政问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

李长青脸色一遍,想要从嬴政脸上找答案,却失望了。他看着面无表情的嬴政,跪了下去:“罪臣所犯之错,不可饶恕。但是小皇子并不知情。域妃娘娘和臣等罪孽与小皇子无关。”

“怎么做,臣需要你指手画脚吗?”嬴政脸色冷了下来。

“陛下勿怪,罪臣失言了。”李长青心中有些苦涩道。

“唉!”嬴政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身去,缓向后宫的大门走去,一边一边自言自语道:“一百年君臣之谊,让朕给予了你们无上荣耀,凭此名扬天下。一百年的无上权力,却又激起了你们贪婪的野心,因此身败名裂?在这好好反省。等朕回来再定罪于你。”

“恭送陛下……”李长青眼角湿润,俯首帖耳的半爬在秦皇宫。

“娘娘……娘娘……”

“是不是李大人那边成功了?还是西天侯答应了

穿越秦朝之我是始皇帝  第一百零一章 权利与野心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小皇子在念书。不许吵到小皇子。”柳倾虹风韵犹存,正在修剪一盆艳丽的鲜花。

那原本大呼小叫的宫女,顿时焦急的走到柳倾虹面前,低声道:“娘娘大事不好了,陛下回宫了……”

“咔嚓……”一声清脆的声响,柳倾虹脸色巨变。正在修剪的鲜花花直接掉在精致石板摔碎了。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能确定吗?”柳倾虹回过神来,疑问道。

“刚刚传来消息,陛下现身秦皇殿教训了太子,据说还打了太子一耳光。李大人现在还跪在秦皇殿听候发落,娘娘我们该怎么办?”宫女心惊肉跳道,小脸被吓的现在还煞白,一副惊魂未定,心有余悸的样子。

“你先下去,让我十三过来一趟。”柳倾虹心中也是七上八下,原本的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自信全没有了。

“是,娘娘。”宫女领命,便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怎么办?那恶魔又回来了?他还没死,还活着?那恶魔会不会伤害奇儿啊?不行,要带奇儿快点离开。”柳倾虹心中天人交战,最终下定决心。

“兵法有云,兵不在多,在于精。将不在勇,在于谋。”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嬴奇正在书房看兵书,可突然房门被人推开。

“奇儿,别读了,跟母妃走。”柳倾虹刚进来就急匆匆的夺掉嬴奇的兵书道。

“母妃,这是干嘛啊?”嬴奇看着母妃,茫然道,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母妃这样。

“奇儿,没时间解释了,快跟母妃走?”柳倾虹心中是那个急,神情异常,仿佛惊弓之鸟。而且她也没法解释,难不成告诉儿子,逼得我们母子不得不逃命的罪魁祸首是你混蛋恶魔父皇?

“母妃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莫非是美帝联邦政府打到帝王星了?怎么会这么快?不可能啊?”嬴奇略微思索,想到一种可能,并举一反三否定了!不过除了这个他实在想不通还有什么事情能让身在大秦帝星的母妃如此惊慌失措。

“奇儿,就听母妃一次行吗?别问了,没时间解释,再晚就来不及了。”柳倾虹心急如焚,用祈求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儿子。

“好吧!”看着母妃祈求的眼神,嬴奇点了点头。能让母妃如此手足无措,说不定真有什么大事发生,他虽然满腹疑问,可也忍住了。

柳倾虹看儿子点头了,心中大喜,刚想拉着儿子离开就听到那个永远都不想听见的声音。

“爱妃,你要把朕的儿子带到哪里去?”(未完待续。)

江苏治疗龟头炎方法
江苏治疗龟头炎费用
江苏治疗龟头炎医院
江苏治疗男科方法
江苏治疗男科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