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棺山夜行 第1章-承德的事

发布时间:2019-09-26 02:40:07 编辑:笔名

棺山夜行 第1章:承德的事

我和老嫖这几天一直在奎爷的营地里住着,我是在等承德的消息,只要那边情况解决了,我就可以堂堂正正地回到发丘门。

而老嫖没走的原因是,这家伙在这里又接了一个好活,并且价钱不菲,雇用他的正是xiǎo狼,不过钱的方面是由奎爷出的,説是找到个大墓,需要老嫖这样的高手。

以老嫖和xiǎo狼的关系,只要xiǎo狼开口,即使是不给钱,他也会去帮忙的。只不过,奎爷没有搞清状况,还让老嫖开个价。老嫖这种见钱眼开的人,哪能放过这样的机会,直接来了个狮子大张口。奎爷倒也是痛快,根本就没还价。

不过之后的几天里,老嫖一直都很懊恼,説是自己开的价少了,要不然奎爷不会那么痛快就答应了。

其实,我知道他们所説的大墓,完全就是扯淡,就是对我的一种遮掩罢了。不用多想也能猜到,无非就是要去找白沙,只不过不想让我参与进去而已。

虽然我心里明镜的,但也曾想过要跟着去,无论我怎么死皮赖脸地要求,可xiǎo狼死活也不同意,硬是説不想让我卷进去。最后我也只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了,勉强的安慰自己,心説,不去就不去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我回到承德后,还有很多事需要去处理。

在奎爷营地住的几天里,我有问过xiǎo狼,那些跟着我们去庙山的人怎么都不见了,xiǎo狼的回答是,他们都去另外一个世界了。

至于他们是怎么死的?我也没有去问,毕竟那些都是奎爷的人,我也不是很熟悉,死活和我一diǎn关系都没有。但有一diǎn我可以肯定,他们有向xiǎo狼开枪,xiǎo狼身上的伤,就是他们造成的。

在这里等到第六天的时候,终于等到了一个好消息,我可以回承德了。xiǎo狼和挪客把我送过边境,具体这个位置是哪里,我并不清楚,只知道是一个云南的xiǎo村庄,天翔早已经在这个村庄等候我了。

虽然这个村庄对于我来説很陌生,但我却有一种格外的亲切感,可能因为这里是祖国大地的原因吧,让我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和天翔一路回到承德的经过,就不在细述。

到承德后,天翔便很着急的赶回去了,説是云南有很多事情需要他亲自处理,并且还让我放心承德的情况,只要是我有需要,一个,无论是钱,还是人,他都会第一时间支援我,总之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会力挺我。

回到承德后,我依然住在大师兄家里,并且第一时间找来珑九,因为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师娘的死因,还有九月和xiǎo八的消息。

通过珑九和我叙述的经过,我了解一些信息。

她从四川回来后,xiǎo八就已经出现在发丘门了,并且那时师娘已经死了,所以一些细节上的东西,她也不是太清楚。

她只知道xiǎo八出现在发丘门的时候,带了一样东西,正是那样东西,让很多人信服他,并且帮助他快速地在发丘门站稳了脚。至于是什么东西,珑九并不知道,也没在听别人提起过。

我想应该是师傅的信物,毕竟xiǎo狼曾告诉我,xiǎo八是师傅的儿子,所以他手里很有可能会有师傅的东西。

珑九还説xiǎo八只是出现在发丘门的系统里,并没有涉及到公司,他一次公司都没去过,所以公司里的人都没接触过他。xiǎo八出现的目的,就是想号召发丘门的人脱离公司,重整发丘门,让发丘门恢复以往的面貌。

不过珑九怀疑xiǎo八的出现,是我的那些师叔伯们早就知道的,甚至可以説是早有预谋,因为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人站出来反对,反倒是都很支持xiǎo八。

我心想,要真是那些老东西早有预谋的,倒也不稀奇,毕竟他们这些人一个个都想当家做主,只不过现在发丘门和公司绑靠在一起,他们要是想到公司去做主,这个完全不可能成功,公司的法人是我,任何人也夺不去。当然除非发丘门脱离公司,他们仗着辈分还能在发丘门压压我,也许还真能满足他们做主的**。

只是有一diǎn,让我想不明白。如果xiǎo八真的是师傅的儿子,那他应该维护师傅的权威才对,不应该去帮那些老家伙夺权。

要知道,就是师傅在的那些年里,这些师叔伯们也没有安稳过,一直就是想把发丘门占为己有,师傅费了多少的心血,才把发丘门支撑下来,怎么xiǎo八还要帮着外人去夺权,这一diǎn让我很不理解。

而且即使是xiǎo八真的成功把发丘门从公司中抽离出去,那他也坐不上当家人的位置,这些老东西,根本不可能给他机会上位,所以无论怎么想,我也想不明白,xiǎo八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珑九在回来的这段时间里,一直派人去调查xiǎo八,不过结果却让她很失望。她説xiǎo八的出现不只是神秘,更是诡异。没有人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就连最近xiǎo八的离开,都是很诡异。珑九派出去监视xiǎo八的人,竟然没一个发现xiǎo八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但事实上xiǎo八却是真的离开了,并且变得无影无踪。

我问过珑九,她和天翔密谋处理xiǎo八的事情,还有谁知道?

珑九的回答是,只有他们两个知道,为了安全起见,也为了保密就连下面的人都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可尽管是这样,在实施控制xiǎo八的前一晚,还是让他悄无声息地跑了。

听珑九介绍完xiǎo八的情况,我顿时觉得这个xiǎo八真的有diǎn可怕,在金三角的时候,我还有想过要会会他,现在看来xiǎo八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想必xiǎo狼也把xiǎo八想简单了。

要知道珑九在承德的能力远高于我,可以説她在承德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只要她想去做的事,就一定会办好。可她却调查不到xiǎo八的任何信息,并且还把xiǎo八形容的来无影去无踪,这就足以证明,xiǎo八并不普通。

我隐约地感觉到xiǎo八的出现,绝对不会是表面上的这么简单,这里面一定还有什么猫腻,搞不好,会有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大阴谋。

我暗下决心,等稳定发丘门的局面后,一定要亲自去查查,必须要搞清楚xiǎo八这次露面的真正目的。

珑九又和我介绍了一下师娘的情况。她回来时,师娘还没有火化,并且是刚刚剖腹尸检结束。她通过关系,夜里偷偷去看过师娘的尸体,发现师娘是死于自杀

棺山夜行  第1章-承德的事

,脖子上有正常上吊的勒痕,并未发现有其他致命的创伤。但是尸检的时候,发现师娘的肚子里有两颗并没有融化净的xiǎo药粒。

珑九説这两个xiǎo药粒特别的奇怪,尸检的法医认为,可能是一种假药,因为正规的药物不会是这个样子的。并且法医还説,现在国家对药物的监管都很严格,绝对不会允许这种劣质的药物出现。而且这种xiǎo药粒的生产毫无技术可言,就连解放前的药物生产技术都要比这种xiǎo药粒先进的多,所以法医怀疑我师娘自杀前吃了假药。

假药!听珑九説到这里,我有些迟疑。心想,师娘这些年身体一直很硬朗,也没听説得过什么病,并且师娘是一个很注重健康的人,即使是得病了,也不会去吃假药。

我总感觉这两颗xiǎo药粒有问题,但却又説不上来是哪出的问题,总之是感觉怪怪的。

我问珑九那两颗xiǎo药粒在哪儿,她説被尸检的法医拿去化验了。我让她想办法,最好能弄出来一颗给我看看,并且把化验的报告也弄出来一份,珑九表示这没问题,她一定能办到。

我又让珑九把她去看师娘尸体的经过,都仔细地和我説了一遍。并且我一再强调地问她,师娘真是死于自杀的吗?

她的回答很肯定,説师娘确实是自杀,而且法医也説师娘的死因是自杀上吊窒息而死。

听到师娘是自杀的消息,我这心里真的很难受。这要比xiǎo狼告诉我,师娘是被xiǎo八杀害的,还要难以接受。

我实在想不到任何一个理由,能让我相信师娘是自杀的,更想到师娘为什么要自杀?一个好好的人,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就自杀呢?况且,她还要照顾九月,她还有亲人,对于她来説,九月就是她的全部,她怎么可能会舍九月而去呢?

我内心里在不断的提醒自己,这里面有问题,而且问题大了。我一定要查明师娘的死因,她不会自杀,绝不会。也许xiǎo狼説的对,师娘是被xiǎo八杀害的,也许自杀只是外在的一种表现,而真正的死因,绝不会是这么简单。

心想,一定是xiǎo八做的,肯定是他。他没出现的时候,师娘还好好的,怎么他一出现,师娘就死了,而且还是自杀,这里面一定是xiǎo八搞得鬼。

我越想就越加地仇恨xiǎo八,心中的怒火难以抑制。可能是我太愤怒了,表情发生了变化,珑九见状,连忙给我倒了杯水,让我冷静冷静。

过了好一会,我才问珑九,九月现在在哪里?

珑九説九月的事情,就不用我去担心了,她跟着我五师兄走了。珑九从四川回来没两天,我五师兄就回承德了,并且安葬了师娘,送她老人家走完最后一程。然后五师兄便带着九月离开承德了,具体去了哪里并没有交代。只是留下话,让我专心管理公司,一定不能让公司垮掉。

听到这个消息,倒是让我多少获得了diǎn安慰。毕竟现在知道五师兄和九月都没事,而且五师兄会照顾好九月,这样我就不用再担心九月了。

和珑九聊完后,她让我休息休息,别想太多。然后便去想办法弄xiǎo药粒和检验报告了,説是如果那边的检验报告已经出来的话,她晚上就可以给我送过来。

甘肃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甘肃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甘肃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甘肃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甘肃治疗睾丸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