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青帝 第1561章 叮嘱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2:33 编辑:笔名

青帝 第1561章 叮嘱

明玉郡主给她姑姑长公主殿下叫住,让她留下来,她就有点迟疑看叶青:“夫君,你看?”

叶青知道她这郡主因并非皇帝亲生,而是母妃在民妇时所生,是拖油瓶入宫中,从小处境一直有些尴尬,也养出了她不同于皇家公主的性格,但在蔡家还是有长辈疼她,是老皇帝的亲妹,不知何故而出家进了上真道门的长公主,也是明玉郡主原师傅……

“没事,你和你姑姑几年没见,自有着话要说,就留下陪陪她吧。”叶青宽容说着,看着她的眼睛,告诉她不用担心。

明玉郡主就松了口气,她心忖姑姑有没有上真道门授意,但姑姑将她照顾大,应知道她的性格,如果要拿她当文章,别说不可能影响天仙,就算她自己也绝不会就范……体内道法种子还是那颗种子,但早已浸透了夫君气息,****夜夜,夜夜****,天仙的同化效应早就斩去上真道门的命河牵引。

且更重要的是――这里旧皇宫余气尚在,土德根深蒂固,也是五脉新天庭地盘,除非宫里看守老皇帝,她名义上父皇死了,否则就算道门天仙来此讨不了便宜!

出殿,夕阳红光斜照着偌大宫殿,显得凋零,见到外面随侍真人都松了口气又意外的样子,叶青有些笑意――难道这些人以为自己要来和老皇帝大战三百回合?

在别人觉得不死不休的矛盾,当事人眼里往往是别一种情况,因清楚彼此并没有私仇,完全是天命之争,而蔡国技不如人,黄脉反应迟缓,最后汉国全面取胜,青脉抢占上风罢了。

不过就争斗个体而言,仙道世界又一次展示残酷时间杀,不用言语,失败者就要自己消亡在泥尘,谁来记得他们?

哪怕老皇帝,不过是皇朝最后夕阳,一旦身陨就是日落,恐怕连名字都会渐渐遗忘在尘埃中。

想到老皇帝说“你终于来了,还以大礼见朕”这话滋味,叶青只是一叹。

…………

幽暗廊道,蔡安誉亲自引着,叶青一行人不断往下,很快来到地宫深处玄黄地坛,曾蔡安誉去暗面六州下土世界历练和回归之处,此刻方形祭坛上通幽之门已没有了,但玄黄之气还深凝着。

地宫内的禁卫更是森严,气氛静谧。

而先来舰队已在一片水潭里等着――它们进入方式,似乎类似叶青去过太平湖底龙宫的反曲水道,往下沉再上方浮,到这里出口,自成一片空间就形成大片水潭,舰群浮出水面后就能见到与南湖岸边几乎一模一样码头,不过这就是在地下一个洞天空间了。

舰舷门依次开启,大批青脉仙人,还有白脉支援仙人都出了舰,光明正大开始布置法阵,也算布置防御法阵……没错,布置防御。

叶青笑容有点奇特,看了眼蔡安誉,没有说话。

蔡安誉脸上有点火辣辣的疼,给老对手又抽了一巴掌一样,知道对方并非有意针对,谁叫自家土德信誉一向很烂?

对这些客人的习惯防备,他这半个主人只能装没看见,反正合约给高层签了,现在这里最大的已不是他,说了也不作数。

交易合约签好是借用半年或直到舰队修复完成,叶青让蔡安誉不用陪,等到对方一走,他就和逛自己家里一样,神情轻松,还带王后曹白静熟悉了一下这里环境,到处弥漫着浓郁玄黄气息,让她很是开心:“……还是不错的。”

“静儿喜欢就好。”

叶青微笑着说,受她的情绪感染,放下她在这里修炼:“你乘此机会可以巩固夯实一下强冲假格的基础,厚积下去,以后才能成真格地仙。”

“嗯,夫君你去忙吧。”曹白静会意,她知道自己土德之路在夫君所有道侣中是最难走,因脉属矛盾比黑水之路更难,而且她也没有惊雨恨云她们龙族血脉天资和姐妹同源合气的便利,独自一人除夫君没有人可以让她参考,在心中自有一股不服输的心气,这次难得能抓住参详土德至宝,等于是最好的老师传授,定要一举走通才行。

叶青自己去主持舰队仙炉修复,别看这次千舰横跨九州大手笔震慑异心,因舰体仙炉都是临时匆促修复到山寨五行炉水准,大老远开过来都是平白消耗海量灵石,着实叫人肉疼,回程可不能再烧钱,得趁着用地书在黄脉这大土豪身上敲诈这次借用机会,免费修复好所有舰……修复越精细越好,反正黄脉报销,用起来不心疼。

…………

宫殿

蔡安誉这时地宫回来,汇报了情况,老皇帝只安静听着,偶尔点首,没有发表意见,最后老皇帝侧转身,温和看着,说:“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朕英雄一世,最后只能保留些体面,这方面你姐姐就嫁给天仙,也算是她自己眼光和冲动争来福份,我过去对她也没有关注,这有点遗憾,所幸你们姐弟关系不错,倒以后有所帮助。”

这番话当着明玉郡主说的,让她有点尴尬,不太适应这种政治,幸老皇帝看出来,住口不提,又说:“你们不说,朕也清楚,朕怕只有几月可活,朕去了,这蔡国就正式是藩国了,虽有黄脉,但蔡安誉,你还得当心!”

长公主是阳神真人,维持在年轻的时,她至少还有两百年寿数,闻言心中顿时一酸,神情凄切:“皇兄……”

“没什么好悲伤。”

老皇帝神情坦然,他这辈子干掉兄弟太多,反是这个唯一的妹妹记挂着,心下也有些唏嘘,安慰她:“真正天仙犹有陨落,凡人又如何能免,我这几年帝气渐渐消退,人倒是清明起来,眼下这世界境况,大冲撞就在眼前,你们都留点神不要逞强,活着可比死掉更不容易。”

留着的蔡安誉和明玉郡主,姐弟相望无言,不知道父皇这句话是真预见到什么,还是随口说说。

病人不能多耗神,等到老皇帝有些疲倦,长公主便退出来。

外面红日西坠,暮色笼罩着整个帝都,明玉不由暗对比蔡汉,正是日暮西山与旭日东升的差别,就算她已是汉家王妃,也不由心中叹息。

长公主情绪有些低落,蔡安誉领着她去偏宫休息,半路上,她还是想起来问了问:“誉儿今后有什么打算?”

蔡安誉沉吟:“眼下难说,走一步算一步吧。”

她听了说:“以后你们姐弟要相互扶持,蔡家延续就得靠你们了……照顾好自己最重要。”

长辈如此说了,姐弟两人都是应声,将长公主的话与老皇帝说的话对比,几乎如出一辙,只是两种延续意思并不同,大概就是男人和女人的视角不同。

…………

夜深

“汉王……”

街巷间酒肆茶馆一波流传各种风云,映射这不能直呼其名之人。

夜风送爽

,晚夏峡西还是笼罩在和平气氛中,从没有敌人能进攻到这里,以至许多京人看着报纸上的各地战事就和看戏一样,习惯发表民间政论:“连汉王都快要不能叫了,几个月就据有大陆东北,天下人口已据三成,待消化完,席卷全境,称帝也就这两年的事。”

最初只是作极年轻的榜眼公、蔡家臣子而闻名与帝都,其与京畿当地书坊联合兴办的报纸也扩大了名声,但在骨子里有种身皇室门人而骄傲的帝都子民来说,这也榜眼不过是没能成功留京的乡下人,如此没有眼光,多半会湮没在茫茫红尘,或官场沉浮三四十年才有机会进入内阁,争一争王朝管家的首辅之位。

可谁想蛟龙一脱樊锁,应劫风云扶摇直上,晃身一变成了真龙、天命之子、天仙、青脉储君,大运一改翻身成新朝应运之主,过去蔡家为君,汉家为臣,落得君臣颠倒结果?

看似这些高层变动与寻常人家没有干系,但谁都知道峡西实则地处大陆边远,遵循王朝回旋扩张原则,乱世时期天门峡易守难攻有着种田好处,和平时期玉京城的繁华是抽血整中土大陆而得,新朝崛起中心是东荒大陆,距离此间不知多少万里,整个天下的人力物力都将汇聚过去,尤其七大陆征伐期间,谁还记得玉京城的中心地位?

城内千家万户的生计都受影响,单说地价就跌了十倍不止,辉煌只剩一地鸡毛,京人们过去靠卖地得钱或出租收获过得还算滋润,没有一技之长、坐吃山空直接跌成无业游民也不少,自不会责怪自己,也不敢责怪蔡家,原本应顺势引导仇恨到汉家,但有天仙主君坐镇又不可能,一时间险憋成内伤。

“民心渐衰!”民心其实影响着龙气,蔡安誉是蔡国主君,感受着,暗暗叹着,这时立在皇宫,就算收缩依旧直接统治广大的子民,身处成千上万人群簇拥中,感觉自己仿佛孤身一人,蓦想起曾经前前前朝的大魏末代皇帝魏世宗,也是不甘天命,突出草原重新建立魏国,在征伐中战死,儿子战死,孙子也战死,没有哪个尽享天年,一度引发诸子争位,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是如此。

印象中,北魏直到几代繁衍扩张才稳定了王室,那时整个魏氏族群也在北漠殖民扩张红利下复苏,龙气兴旺影响王家。

“只是魏国能在草原别开生面,我蔡国在峡西已扩张到海岸尽头,还能向哪里扩张呢?”

蔡安誉还是有些不甘,想起病床上老父的寄托,就觉得心中沉甸甸,还有些惆怅,过去还能指望争龙,现在不可能,自己仙王这代强行镇压不会出事,但没有开源滋润,一个人是维系不了组织,恐怕蔡朝重新复苏可能已是没有了指望……或姑姑长公主说的也对?

突想起叶青今天马车上提起最近读书数量很多,他准备今晚去书库看看。

青史茫茫,人道沧桑,过去那样多朝代统一下的藩王仙王,都是怎么过他们最后在人间的那段生活,至少可以借鉴一下,在大劫中做些适应调整……土德虽迟缓,但并非原地踏步,就发展壮大到现在地步。

只是渐渐骄傲自满、故步自封攫住了所有人,而汉王叶青说的没错,是动起来的时间了。

南京白斑疯医院
宜宾牛皮癣医院
桂林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南京白癜病医院
宜宾牛皮癣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