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赵大花的传奇故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2:34:46 编辑:笔名

一  一九三九年秋的一天上午,一群日寇闯入山洼村庄,寻找一个叫程飞的八路军,整个村庄刹那间血流成河。故事的主人公赵大花家更是惨不忍睹。当时才有十三岁的她,亲眼目睹了母亲惨遭杀害的经过。大花的父亲原是红军战士,后因重伤卧床不起,母亲叫李英,是个坚强贤惠而又漂亮的乡村女子。咚咚,一阵刺耳的敲门声,李英忙把大花藏到大衣柜里。四五个日军推门涌进,看到李英就一窝蜂地扑了上来。“你们这些畜生,我跟你拼了。”李英拿起柴刀冲向日军喊道。一个膀大腰粗的日军上前拦住并夺下柴刀,那几个日军趁机将她摁在床上,剥光了他的衣服。  随着一阵狰狞的笑声,大花的父亲眼睁睁地看着妻子被一伙日军糟蹋,而活活气死在炕上。大花从衣柜缝中看到这一切,吓得挥身哆嗦,一个键步扑到妈妈身上,不停地哭喊妈妈。这时,一个日军手拿刺刀刚要刺向大花,被另一个拦住。小姑娘,你知道八路藏在哪,皇军大大地有赏。大花瞪大愤怒的双眼,一口咬住了那个日军的手背,随着一声尖叫,大花被推倒在地上。那个膀大腰粗的日军上前抓起大花冲出门外。  大花被推到日军的汽车里,不知走了多远车停到一个院子,门里走出一个女日军,拉起大花快速走向屋内。先是命令她洗澡换衣服,又拿出好吃的给她。你叫什么名字?今后这里就是你的住处。  第二天,一个日军拉起大花走到后院,好几个和她不相上下的女孩正站成一排,女日军走过来一下把她推到排中间。站好了,站好了,从现在开始你们每天就要接受大日本皇军的特殊训练。  后来大花才知道那些女孩都是和她一样,父母被日军杀害被抓到这里,每天都要接受常人难以承受的极限训练。开始,大花每天晚上都要大哭一场,因她永远忘不了母亲被害的场面。从来的第一天,她多少次在深夜偷偷逃跑,都被抓回并惨遭毒打。因她想找回山洼村,找到父母的尸体,让他们入土为安。可无论怎样也逃不出这个牢笼。    二  一晃三年过去了,大花饱受了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但她每时每刻心中都在复燃着报仇的怒火,妈妈惨遭凌辱和杀害的场面永远刻在她的脑海里,她暗下决心,一定要替妈妈报仇雪恨。  十六岁的大花,长得如花似玉。一天,一个叫山野大佐的日军官来到了训练基地。实际上这个山野早就盯上了个高水灵的大花。你叫大花吗?说着两个日军拉起她就走。大花被拉到一个非常豪华的宅子,那个大佐忙把门关上走到她的面前,大花吓得后退几步。小姑娘不要害怕,坐下,这些好吃的都是为你准备的。大花哪里敢坐,心里极度紧张和害怕。她努力镇定下来,为了给妈妈报仇,一定学会坚强机智。你的大大的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山野的女儿。这个大佐边说边给她剥着苹果,满脸堆笑的看着她。此时的大花强忍满腔怒火地应承道:不,这不可能,我不会答应的。那可由不得你,来人。说着进来两个日军摁住大花,用绳子把她捆绑在床上,大花用力挣扎着。奸诈的大佐转身把门紧紧地关上说道:你答应做我的女儿,以后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我会把你当成宝贝呵护。我也是五十好几的人了,至今膝下无子,这么好的事你怎么能放弃?如不答应,今天就别怪我不客气,他边说边俯在大花脸上,猛力撕开她的上衣。我答应你,答应你。大花眼看他那可怕的面孔,只能无奈地连声喊道,好,我答应,我答应。  从此,大花表面上竟成了大佐的千金樱子,出行坐着豪华的轿车,就连逛街身边都有保镖随从。无奈之举的大花,心里一直在盘算着以后怎样利用现在的一切,寻找报仇的机会。  一天,山野去军部开会。樱子,我的宝贝,爸爸去开两天会,你可要听话啊。放心吧爸爸,大花应乘道。夜深了,她悄悄穿起刚买的黑色武服,带上黑色蒙脸帽子,趁门口警卫打盹翻墙跑了出去。这些天她早就寻好了一个日军常去的地方回春楼。每天深夜好多日军包括当官的都在这里花天酒地。她躲在一个墙角,手持匕首等待时机。眼看两个日军醉醺醺地边笑边唱,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大花上前就是两刀,刀刀刺中要害。大花用力将尸体拖入墙内,又在不远处躲着再次等待,不一会又来了三个酒醉日军,刷刷刷三刀,又是刀刀毙命。大花见时候不早,一口气往回跑,轻轻翻墙回到了屋内。她倒满了一杯红酒,为今夜的成功一饮而尽,压在心中的恨,终于开始复仇了。  第二天,大花起的很晚。她还像往常一样,装出娇滴滴小姐的样子。小川君,我今天要去海润大厦逛逛。嗨!说着那个叫小川的司机恭恭敬敬地把她扶上车。今天,大花心里非常高兴,一会儿就买了一大包吃的用的穿的,心想,只有多买东西才好骗过那个山野,要不他开会回来又要问个不停。  晚上山野大佐刚回来,就被放在院内的五具士兵的尸体震惊。怎么回事?报告!今天早晨在回春楼附近发现的。八嘎!马上集合队伍,今夜轮流街上巡逻,发现可疑分子格杀勿论!嗨!  宝贝,爸爸给你买的。什么?给我看看。大花和往常一样,装出撒娇的样子,上前抢着大佐手里的东西。打开看看。这么漂亮的衣服?喜欢吗?爸爸买什么我都喜欢。宝贝,快过来让爸爸看看。  夜深了,大花翻来覆去没有睡意,心想,今天是没有机会下手了,她深知这个大佐生性多疑,每天夜里睡的很少。就等着时机吧。  就这样,大花利用大佐出门过夜机会,半年内,先后在深夜杀死二十九个鬼子,其中有三个当官的。她每天杀几个都默默地记在心里。    三  一天,同她一起训练的小姐妹刘娜找来。大花姐,我们训练班现已正式成立为樱花战队,明天要首次出去执行任务。什么任务?对我们保密。这样,明天任务结束咱俩晚上老地方见面,好吧,我走了。  晚上刘娜约大花见面。今天,日军把我们拉到很远的山下,命令我们隐蔽在树林里。过了好一阵,山下来了三辆卡车。命令我们狠狠打,又是手雷又是机枪扫射。当我们冲下山时,才知是八路军运粮车。大花姐,你不知我当时气的头都要炸了,原来用我们的手去打自己的亲人。此时,大花两眼冒火,死死地攥着拳头骂道:狗日的,我早就预料会是这样。刘娜,今晚回去与姐妹商量,千方百计找机会逃跑,在这个院里是没戏了,封锁太严。这样,回去做好充分准备,如果下次执行任务还是在偏远山区,一定想办法逃走。逃到哪儿?先到深山躲起来。你呢?我暂时不能走,我想利用眼前的身份在干几件大事。以后怎么联系?等逃到安全地方,你化好妆到海润大厦门前见面。好吧。  夜深了,大花翻来覆去在策划着未来。如果姐妹真的逃到深山,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八路军队伍,如果长时间呆在山里,吃的用的怎么办?不如这样,利用自己现有的条件,帮助姐妹搞到吃的没问题,再想法搞清日军藏军火的地方。那样她们可以长期隐蔽深山,成立自己的特战队,专门打鬼子。想到这,大花热血沸腾,起来推开窗户,遥望天空一片闪亮的星星,仿佛看到了明天的黎明。  第二天早上。爸爸,我每天逛街真没意思?怎么宝贝,你想干什么告诉爸爸,我想到山里打猎。好啊?今天让小川君,再叫上几个保镖陪你上山玩,行了吧。大花知道他们的军火库在附近的山上,但具体位置搞不清,想利用上山机会摸清地点。小川君,今天中午我们在山上吃野餐怎样?大佐能同意吗?没问题。大花心想,毫无目标地寻找军火库等于大海捞针。整整一个上午,大花哪有心情打猎,只盼中午快到。因大花知道小川原是拉军火的司机,他一定知道军火藏在哪儿。午餐上,小川君,来,干一杯。不,我喝的不少了,还要开车回去。没关系,回去我开。你?怎么?你忘了我是受过特殊训练过的。要西要西。实际上小川早就对大花垂涎三尺,不是看在她是大佐的养女,早就对大花下手了。此时,在大花面前小川怎么也要表现一番。好,喝,这点酒算什么?就在这时,那些保镖也早已喝醉了,大花看小川喝的醉醺醺的便问道:我们下午到军火库附近玩玩好吗?军,军火库?不,不在这儿,在哪儿?在对,对面那个山上。大花趁小川和那些保镖都喝醉倒下,一个人飞速跑到对面上山四处寻找。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好不容易看到在秘密的山林中有一排房子,周围还有好多日军把守,她断定这里一定是军火库。  晚上她约了刘娜。我已经找到了军火库,什么时候出任务及时通知我,还在这见面,记得下次来这化妆漂亮一点,免得让人怀疑。    四  一天中午,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刘娜冒雨跑到路旁一棵大树下,这里是她和大花联络信号的地方。大花以她的特殊身份经常到这里遛弯。她看到大树划得一道特别痕迹,便知刘娜有急事找他。中午,大花急忙来到海润大厦门前。你们在这等我,我和朋友进去买点东西。大花故意支开每走一步都要紧跟的保镖,拉起躲在门后的刘娜急促走进大厦。下午我们去执行紧急任务,但不知是在什么地方。那样,你们见机行事,如在偏远山区就按商量好的办。  刘娜和姐妹们被拉到很远的山根底停下。战队队长淑子是一个极度狡诈的女人,不到地方是绝不会透露半点消息的。这时,她手持跨刀命令道:先隐蔽好,具线报,今天有两辆八路军运药品和粮食的车经过这里。行动前,刘娜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过了一个多时辰,两辆卡车从远处驶来,刘娜故意先开了枪。这时,那两辆车急忙掉头。他妈的,是谁开的枪,老子毙了他。淑子面带杀气用枪指向队员大声吼道。队长,是我的枪走了火,你,我毙了你!队长再不追就来不急了。何英为解除燃眉之急大声喊道。他妈的,给我追!刘娜坐在副驾驶位,还有一辆坐着十几个日军的车押后,刘娜心机一动,停下,停下我肚子疼要上厕所。刘娜趁车停瞬间一刀将日军司机毙命。刘娜走下叫停后面的日军卡车,这时车上的姐妹一齐跳了下来,朝着车上的日军一阵扫荡。听到枪声的淑子急忙掉转吉普车头驶来,被刘娜一枪打中车胎,看着翻下沟的吉普,她们追了过来。只见淑子满脸是血挣扎着开车门,刘娜一枪打中了她的脑袋。就这样,姐妹们按照预定计划躲到了深山。    五  晚上,大花正在吃饭,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什么?联系不上?见大佐急忙穿上外衣冲出门。大花心里一阵偷喜,一定是姐妹们成功了。为了打探虚实,大花假装出来散心想听听风声。他在院子里徘徊着,因大院是封闭的,要出大门必须通过警卫。无奈她只好回到屋里。夜深了,大佐还没有回来。  第二天早上,见大佐满脸怒气。大花故意端来一杯牛奶过来。爸爸,我昨夜等你很晚,什么事那么重要,你可要注意身体啊。这时,大佐脸上稍有点笑容。宝贝,以后不要熬夜等爸爸了。爸爸,今天我还要逛街,手里没钱了。大花故意说道。  大花心想,从狡诈的大佐嘴里是套不出任何消息的。大花像往常一样坐着小川的车出来,听那几个保镖议论着:你们知道樱花战队昨天执行任务时,全军覆没,说是遇到八路主力伏击,大佐气的桌子都掀了。连夜派人前去勘察,据说淑子死的更惨,卡在车门上。大花心里一阵喜悦,暗自庆幸姐妹们终于成功了,接下来就是等候刘娜接头,准备下一步行动。我说樱子,你以前的姐妹都为大日本荀国了,你好像无动于衷。啊?我在想今天给爸爸买什么好吃的,让他开心。小川色咪咪地笑道:樱子才不会关心别的,她呀,每天只是想怎样讨她爸爸开心,大佐好福气呀。  中午回来,大花在反复琢磨着怎样先搞到一批粮食,不能让姐妹在深山挨饿。大花早知大院后是日军粮库,可怎样才能把粮食运出去?她灵机一动,对呀,日军炮楼经常来拉粮食。  第二天上午,大花和往常一样坐车出去逛街。小川君,拉我到附近郊区玩玩行吗?要西。车里的大花哪有心思赏景,只是全神贯注地寻找鬼子炮楼。小川君,远处好几个高高的是什么地方,是皇军炮楼。对对,我差点忘了,你们明天一大早去后山装粮食。小川对后面的保镖说道。他妈的,老子经常为他们服务,可上次炮楼拉粮食的还他妈嫌老子车装的慢,一阵大骂。一个保镖气呼呼地发着牢骚。炮楼?干什么用的?大花故意问道。你的还是不要知道太多。  眼看中午了。小川君,你们在车上等我,我想去海润买点东西,这样吧,中午我请你们吃饭。要西要西,那几个保镖乐的前倾后仰。大花来到大厦门,一眼看到刘娜穿的花枝招展等在门旁边。大花递了一个眼神走了进去。怎样?姐妹们还好吧。明天上午你们化装成土匪,到后山通往陈庄的马路边埋伏,打劫鬼子运往炮楼粮食的车。记住,找一个隐蔽的地方下手。放心吧,大花姐,保证万无一失。大花为姐妹们买了好多吃的,让刘娜等一会儿出去。这时大花故意在门口喊道:小川君,快来帮忙拿一下。那几个保镖一窝蜂地下了车。他妈的,快要饿死了。来来,我请你们吃饭。  刘娜她们成功地截获了鬼子的粮食。晚上吃饭时,大佐怒气冲冲地在电话里骂道:一群废物,说着咔的一声摔掉电话。爸爸,又怎么了,消消气。那帮废物,运点粮食也能被抢走。这时大佐拿起电话命令道:你明天摔一个分队去附近山上,不管打猎的还是住户统统死啦死啦地。大花心想,这下附近山里的老百姓又要遭殃了他气的紧紧攥着拳头站在那儿。 共 1113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哪家研究院治疗癫痫好
患上癫痫病后要如何开始治疗呢

上一篇:夏日偶得

下一篇:七绝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