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中国南方持续旱情加剧煤电困局

发布时间:2019-10-12 16:22:34 编辑:笔名

中国南方持续旱情加剧“煤电困局”

装机4×60万千瓦的发耳电厂,坐落在中国南方煤炭资源最富集区域的贵州省水城县发耳镇,可走进电厂,宽敞的堆煤厂里却显得空空荡荡,严重的“煤荒”,让这座中国“西电东送”骨干电厂运转举步维艰。

“找煤、找煤,这就是我最重要的任务。”电厂总经理林跃说,该厂2007年投产以来,今年遇到了最为艰难的局面,不仅电煤价格不断上涨、煤质迅速下滑,而且还买不到,只能被迫使用柴油助燃。现在电厂只有2台机组运行,1至7月亏损已超过2亿元。

被称为“江南煤海”的贵州省,是中国长江以南最大的产煤省区,也是国家“西电东送”战略的主战场,可近段时间省内电煤却频频告急,电力运行“亮起红灯”,而当前持续不断的严重旱情,水电难以发力调峰,更让“煤电困局”雪上加霜。

6月9日,占贵州电力装机近一半的8家主力电厂存煤不足一天,贵州电发布全大面积停电红色预警。可在迎峰度夏的用电高峰,持续高温少雨天气使中国南方贵州等地旱情不断蔓延、持续,水电出力严重不足。

8月19日,贵州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将干旱灾害应急响应提升为Ⅱ级,目前,贵州电电力日均缺口达650万千瓦,日供电量缺口达1.2亿千瓦时。

贵州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经济运行处处长张全毅说,干旱导致今年贵州来水偏枯8成以上,主要水电站基本上已降至死水位,水电日发电量已下滑到4000余万千瓦时,较去年同期减少1亿千瓦时以上。目前,贵州水电蓄能值只有5.3亿千瓦时,仅相当于去年的十分之一。

“江南煤海”出现的“煤荒”、“电荒”已波及中国南方多个省(区、市),7月份以来,中国南方5省区电力供应紧张形势不断加剧。7月底,广西已经发出严重缺电的一级红色预警信号,8月份南方电全区域最大错峰负荷超过1000万千瓦,由于流域内主要河流来水持续偏枯,粤、桂、黔三省区供电缺口还在进一步加大。

从中国南方电了解到,8月份以来,南方电所辖广东、广西、云南、贵州、海南等五省区用电需求快速增长,同比增幅达11.5%,但今年以来,红水河、乌江流域来水偏枯分别超过八成、七成,均为有水文记录以来的最枯水情。全水电装机5627万千瓦,平均出力仅1630万千瓦。

一方面是干旱导致水电难以出力

,另一方面持续高温使电力需求急剧攀升,再加上电煤供应紧缺

,让中国南方缺电窘境难上加难。受缺煤、煤质差、机组故障等因素影响,火电机组停运及出力受限较多,目前,广西、云南、贵州共计影响出力1370万千瓦。

贵州年产煤炭1.5亿吨,电煤需求量仅占40%,而发电企业却“守着煤山无煤烧”,中国南方“煤电困局”加剧,或将促使电力体制改革和资源市场变革提速。

据了解,目前贵州小煤矿数量仍占总量的90%,产量占70%以上,电煤主要依靠地方小煤矿支撑。今年以来,贵州连续发生多起较大以上煤矿事故,给安全生产敲响警钟,一批矿井停产整顿。

为提高电煤供给保障能力,今年贵州不断加大电煤保障奖惩力度,并采取政府定价、煤炭“封关”等措施保障供给,但调查发现,在电煤紧缺的关头,煤矿业主生产积极性却普遍不高。

“生产一吨电煤就要亏损上百元,谁愿意多生产?”贵州第一产煤大县盘县的煤矿老板李明福说,电煤与市场煤的价格相差悬殊

,每吨差价高达100元至500元,矿主根本没有生产积极性。

近年随着中国逐步放开煤炭市场,各地已经逐步从“低煤价、高电价”进入“高煤价、低电价”时代,但由于电价属于国家定价难以提高,而煤炭价格却不断蹿高,煤电矛盾日益突出。

分析人士提出,南方旱情加剧“煤电困局”对疏导中国长期存在的“煤电死结”已形成倒逼机制。煤炭作为国家战略资源日益稀缺,其能源转化代价应更真实、及时传递到消费端、分摊到用户侧。

一些业内人士提出,中国应借机推进电力体制改革步伐,合理提高上电价,并通过“阶梯电价”调节用电结构,推动煤电产业形成良性互动。与此同时,必须合理调节煤、电产业格局,建立有效利益分配机制,逐步实现“大煤保大电”格局。

关键词:

煤电

绵阳小程序开发公
怎么在快手上卖东西
店铺新零售